25 May 2015

站在遠方,是為了看見自己

站在遠方,是為了看見自己

 (有時電影 劉建偉) 她是兜兜,她大學一畢業就去尼泊爾的偏鄉當長期志工。她工作的那個山上,離波卡拉有兩個多小時的車程,男人大多去海外當外勞一去不回,剩下的只是老弱婦孺。她的工作是協助當地的婦女能有工作,她跟 Asha(社會企業品牌)的夥伴們,串起了山上編織、山下加工、台灣舖貨的一個產品線製程與通路。

19 May 2015

有時電影創新媒體工作 透過青年的眼睛看見世界

有時電影創新媒體工作 透過青年的眼睛看見世界

從2013年開始,有時電影與華人磐石領袖協會合作海外志工的VIDEO PROGRAM影像培訓課程,每年帶領十多名志工將各個服務據點發生的動人故事用影片呈現出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 ),受到廣大的迴響,甚至舉辦了兩次受到好評的微光影展 。導演劉建偉表示:「磐石的工作夥伴與海外志工對影像的敏感度已經被建立出來了,這次的尼泊爾大地震,勘災的夥伴帶回來的影片素材,在一週內剪輯成有品質的網路募款影片,完成這樣具時效性的媒體工作,對於台灣的NGO而言,應該是非常不容易的挑戰。」

23 Dec 2014

想學拍片嗎,該從何開始?

台灣的寫作課程從國小一年級時開始寫日記,過了好些年,開始嘗試寫詩、寫短篇故事、小說不同的書寫創作型式。許多人熱切想在媒體時代裡擁有拍攝影片的技能,總覺不得其門而入,其實就是跟練習寫作的過程一樣,先寫好自己的影像日記是最重要的基本功,一個鏡頭接一個鏡頭,運用影像講清楚自己週邊感人的真實故事。 這部影片的作者有很好的靜照實力,曾經拍過幾部創作型的短片,這是他第一次拍紀錄片。培訓的時候,阿偉導演用了瞿友寧導演的例子鼓勵他:瞿友寧曾經事業一度跌到谷底後,因緣際會接拍紀錄片,才更犀利地在劇情片裡掌握觸動人心的真實情感。 華人磐石領袖協會 VIDEO PROGRAM  吳孟謙作品

19 Dec 2014

在被世界遺忘的角落裡,你看見了什麼?

在被世界遺忘的角落裡,你看見了什麼?

今年夏天,Kelvin成為了社會新鮮人,從校園到職場的轉換期中,他參加了印度服務隊,深入新德里貧民窟去認識那裡的人們。 十幾天的印度生活中,Kelvin時常用沙啞的聲音在說話,因為活動中他在孩子面前就是展現十足的活力,甚至不惜把喉嚨喊破。有天我們搭著舒適的捷運,到達另一個貧民窟進行家庭訪問,藉由當地居民的介紹,更認識他們的生活。 過程中,Kelvin看見了一位老奶奶坐在戶外,因為語言不通,就跟照片中左邊的小妹妹聊聊他們的生活習慣,像是在平常如何去清潔、打理自己…等。從簡單的對話中發現,他們樂觀的生活態度讓Kelvin感到十分佩服。 最後要離開時,也為他們留下了這張美麗的合影。 (Kelvin攝影)

19 Dec 2014

有聽見下雨的聲音嗎?

有聽見下雨的聲音嗎?

這張2013年八月尼泊爾梯隊志工的照片,拍出了雨天的心情。望著教室門口的女孩,還可以感受到她手掌上接到雨水的冰涼;微笑望著拍照的人,顯露著尼泊爾人待人的和善。 看照片的時候,總在想拍照的人在那個當下的那個地方在想什麼?作者有細心的觀察力,構圖框裡沒有一點多餘;小女生站在他的構圖框裡,表情跟肢體也都到達了定位。在按快門的時候,她應該有統一發票對中好幾個號碼的心情。 夏天是尼泊爾的雨季,泥巴地泡在雨水裡常常寸步難行,大雨打在教室的鐵皮屋頂上,教室裡也聽不到老師講話的聲音。台灣的志工來到尼泊爾山上的偏遠小學,已經是第三年了,剛蓋好了三層樓的水泥教室。這個學期開始,小朋友上課的時候,將聽見不同的雨聲。 (張以慧攝影)

19 Dec 2014

你的人生可以有多奇幻?

你的人生可以有多奇幻?

張建盛是有時電影到職九個月的副導,他還有一個特殊的身份,是台大生化博士班的肄業生。2013年參加印度服務學習的梯隊,是他人生重要的轉捩點,現在他的牧羊青年的奇幻之旅持續在進行中。 他博士班休學半年內,就締造了多數影視科班畢業生達不到的成績。去年參加印度的海外服務隊回來,他完成人生第一部10mins的紀錄片,曾經在壹電視專題節目播出,估計至今有幾萬人看過這部影片。今年年初,張建盛建立詹上逸赤腳環台的FlyingV的募款專案,並拍攝該專案promote的短片,除了youtube的點閱數現達4000次以上,數個電視新聞播報新聞時都是引用這則短片,看過這部影片全部或部份內容的觀眾,估計有數十萬以上。 張建盛是台灣人印象裡的頂尖名校高材生,但他卻曾經是一個整天窩在家打怪的宅男,除了讓父母擔心,甚至因為沉溺在網路遊戲,跟週遭的家人、朋友常有劇烈的爭執與衝撞。現在他懂得常常禱告,傾聽他心底的聲音要帶領他去哪裡,也因有過迷路許久的經驗,特別想要陪伴容易迷路的青少年,當個好嚮導。 今年他也再次參加印度梯隊,微光時代粉絲團即將發表他亮眼的新作,少數的人看過這部影片都非常同意「一定有忍不住要按讚的衝動」,請拭目以待! (志工正在印度貧民窟教育中心檢查頭蝨,Kenny Chang攝影)

19 Dec 2014

拍了上萬張照片該怎麼選?

拍了上萬張照片該怎麼選?

學員Peter是個社青,買了新單眼相機參加印度梯隊,接著又參加安納普納專案。30天爬安納普納的行程,從海拔760公尺攀升至5416公尺,再下降至3760公尺;接著到尼泊爾當地學校服務學習十天。除了體力跟耐力的考驗,一不小心按了太多次快門回家不知怎麼選,是最近他頭很大的問題。 挑照片的原則是要有對的構圖,還有最棒的moment,一言難盡一個抽象的概念。但如果曾經站在相同一個地點,別人卻拍到你想拍而沒拍到的;或者最棒的時刻,跑去瀑布洗澡忘記拿相機,警覺心不太夠;或者歡笑的時候拍,有人哀傷落沒時沒拍,故事不太完整。觀察別人的作品,看著看著,想著想著,找到更銳利的攝影眼力就在這一瞬間!攝影不只是攝影,也是反思(reflection)的體現。 照片的作者也是一位社青,31歲的國小老師。 (李協信攝影)

19 Dec 2014

你的第一堂攝影課是什麼時候?

你的第一堂攝影課是什麼時候?

在貧民窟教育中心協助教學、再走進貧民窟去探訪學生的家庭,15歲的Jeff Kuo,今年暑假在印度拍了不少張好照片。此外,台灣志工跟印度社區工作者彼此分享的時候,他也是最稱職的中翻英即時口譯。 打開臉書動態時報上顯示的貼文,幾乎都是照片或是影片連結。在影像的時代,除了文字論述,當然影像能力也是當代青年領袖必備的技能。在台灣,國小一年級就要開始寫作文,但影像教育卻常是從臉書及Instagram開始。 (Jeff Kuo攝影)

19 Dec 2014

可以再靠近一點嗎?

可以再靠近一點嗎?

升大二的Lynda到尼泊爾,有個任務是帶著相機去六年級的學童家中去探訪。看見這張照片,你可能會想到什麼?可能她的外語能力不錯,所以她可以跟學生家長多哈啦幾句話;可能她是個easy-going的女生,笑容甜美讓人覺得她好相處;可能她是個有膽識的女生,喜歡去沒去過的地方;可能她特別照顧這位女同學,同學腕著她靠得好親近…。Lynda似乎弄到學生家長的裙布繫在自己的腰上、籃子掛在自己頭上,對方的眼神看起來也心甘情願,這應該是一個氣氛愉快的談判過程罷? 在志工培訓(pre-service)的影像課程裡,除了引導攝影美學,更多的提醒是檢視自己與被攝者的關係、以及心理的距離。為了要拍一張好照片,也為了要與被攝者有更深的互動。 (Meng-Chien Wu攝影)

19 Dec 2014

妳有多愛下雨天?

妳有多愛下雨天?

都市裡的大小姐跟小小姐,在尼泊爾山上時小宇宙都被燃燒了起來。有的裝一瓶1500cc寶特瓶的水,可以洗完一頭秀麗的長髮;有的走上二十分鐘的山路,無畏被水蛭吸血的風險到溪裡清洗;最愛的是趁著雨季的暴雨,顧不得形象立馬猛洗一番,速度可得加快,暴雨可能瞬間就急停了。 拍這張照片的Lynda也是一個女生,這樣的照片可能也只有女生拍得到。如果你是個中年大叔在現場,靠那麼近拿著相機,就等著尖叫聲罷! (Lynda Tsai攝影)

Social Widgets powered by AB-WebLog.com.